JMR EMP GRANDE:貼牆才有的壯闊音樂風景!

OSA真空管機 x JMR喇叭評測;文 / 陶忠豪 《音響論壇》主編

圖說:EMP GRANDE @ 惠樺音響。

將喇叭靠近後牆,總是被音響迷視為不可觸碰的禁區,但是JMR EMP Grande卻打破禁忌,既寬又扁的箱體無法自己站立,卻能與後牆合為一體,巧妙利用牆面增益,將6吋單體的潛力發揮到極致,即使在12坪的惠樺金龍廳中,重播能量依然可以輕鬆填滿整個空間,而且只要適中音量,就能展開完整動態,音質音色更是最頂級水準。這種神奇表現絕非魔術,而是貼牆才能聽見的音樂風景。

圖說:EMP GRANDE有四種顏色:亮夜藍、珍珠灰、珍珠白、愛瑪仕灰。

第一眼看到JMR新推出的EMP Grande,你一定會覺得怪異,為什麼要把箱體設計的既寬又扁呢?答案可能更令人疑惑,因為這是一款只能靠在牆上使用的喇叭,箱體扁到無法自己站立,當然也無法拉離後牆使用。

請別以為EMP Grande的設計天馬行空突發奇想,這款喇叭其實已經是第三代產品,第一代EMP早在三十年前(1992年)就已經推出,EMP即是法文「平面喇叭(Enceinte Murale Plate)」的縮寫,可惜當時市場接受度太低,沒有受到太多關注。

在倉庫裡封存了十五年之後,被創辦人Jean-Marie Reynaud的兒子Jean-Claude Reynaud挖到寶,對這款喇叭的設計理念驚艷不已,於是與父親聯手改良,在2007年推出配備鋁帶高音單體的第二代EMP 2。本篇評論的則是今年推出的第三代版本,除了改採AST氣動式高音單體之外,整體設計幾乎全部翻新。

貼牆擺位不是禁忌

回到前面的問題,為何JMR要把喇叭設計的這麼扁呢?「貼牆擺位」毫無疑問是這款喇叭的技術關鍵。

喇叭擺位到底應該距離後牆多遠?這個難題總是讓音響迷傷透腦筋。依照近代喇叭擺位的普遍觀念,喇叭應該要盡量拉離後牆,這樣音場才有深度,低頻才不會渾濁。但是實際執行上,這卻可能是最難辦到的一件事,因為大多數音響迷的音響系統都放在家中客廳,如果把喇叭拉離後牆,一定會擋到居家動線,所以實際擺位時,喇叭通常只能退到靠近後牆的位置,往前移動的空間實在有限。

另一方面,將喇叭拉離後牆,其實是近代窄障板喇叭普及之後,才開始流行的擺位方式。對於古早年代的大喇叭來說,靠牆擺位才是常態,許多大型號角喇叭甚至必須塞進牆角,利用牆角當作號角的延伸,那時並沒有人認為這樣擺位會造成低頻駐波。再說專業錄音領域,大多數錄音室都是把鑑聽喇叭嵌入牆面,難道這些錄音師都不重視音場深度嗎?當然絕非如此。

圖說:2022/ 08 音響展講座。OSA-88–1BV MK3真空管機是《音響論壇》參考擴大機之一,OSA管機搭配JMR喇叭已是好聲保證。

我要說的重點是,將喇叭拉離後牆的擺位觀念,絕非不容質疑的好聲鐵律,靠牆擺位,也絕非不可觸碰的惡聲禁區。

只要實際嘗試擺位,你就會發現,許多時候,其實將喇叭盡量貼近後牆,才是聆聽空間中低頻駐波最輕微的擺位地點。利用REW測量軟體的喇叭擺位模擬功能,也可發現將喇叭靠近後牆一公尺以內時,通常會是聆聽空間裡中低頻最平順的擺位區域。

圖說:背板上方有兩個橡膠墊,必須倚靠後牆才能穩穩站立。

本篇所要評論的JMR EMP Grande,就是一款專為靠牆擺位而設計的喇叭,它的障板很寬,但是箱體深度只有12公分。重點是它只能靠牆擺放,沒辦法自己站立,如果拉離後牆,喇叭會往後傾倒。到底該怎麼讓它站立呢?箱體背板上方兩個小橡膠墊必須靠著後牆,構成除了底座之外的第二個支撐點,這對喇叭才能穩穩站立。如此堅持必須「緊貼後牆」擺位,稍微拉離幾公分都不行的喇叭,古往今來恐怕僅此一款。

遠離後牆的三個問題

為什麼JMR會設計出這樣一款奇特的喇叭呢?讓我們先從喇叭設計的基本理論開始說起。理論上最理想的喇叭,單體應該是安裝在一塊無限大的障板上,如果不是無限大,至少也要跟20Hz波長一樣寬才行。如果以音速每秒340公尺計算,20Hz的波長17公尺,喇叭障板的寬度也就必須至少是17公尺,如此一來,才能完全隔離單體前方聲波與後方反相的背波,避免兩者能量互相抵銷。

圖說:EMP GRANDE。

實際上,這種喇叭當然是不可行的,因為沒有人的家裡放得下這種無限障板喇叭啊。於是乎,喇叭設計者只好把單體裝進喇叭箱,試圖將單體背波封在箱子裡。如何處理箱子裡的單體背波?又有許多作法,不在本文討論範圍內。這裡要談的重點是,單體裝箱之後,所衍生的其他三個問題。

第一個問題是繞射。箱體障板寬度縮減之後,喇叭終於可以放進居家空間了,但是波長超過障板寬度的聲波,在遇到箱體的邊角時,卻會產生繞射現象,對喇叭的直接音造成增益與抵銷,呈現在頻率響應曲線上,會形成鋸齒狀的梳形濾波效應,對聽感造成負面影響。

第二個問題是中低頻量感衰減。當喇叭的聲波波長超過障板寬度達一定程度之後,聲波會無視於障板的影響,形成點音源球面擴散狀態。此時影響到的主要是中低頻以下頻段,雖然不再受到繞射干擾,但是聲波能量有一半會繞到喇叭後方消散。

也就是說,我們花大錢買到的擴大機功率,好不容易轉換成珍貴的喇叭重播能量,卻有一半沒有直接傳送到我們的耳朵,而是跑到喇叭後方浪費掉了。現代喇叭為了解決這個問題,還必須在分音器中加入baffle step修正線路。會不會影響聲音?這又是另一個議題了。

第三個問題是相位延遲與干擾。單體的中低頻繞到喇叭後方浪費掉也就算了,麻煩的是,喇叭向後擴散的中低頻,在遇到後方牆面之後,又會往前反彈。喇叭直接音與後牆反射音的時間差,不但可能會造成相位延遲干擾聽感。反射音還可能對直接音造成抵銷或增益現象,破壞頻率響應的平順性。

圖說:箱體深度只有12公分,前障板再加上3mm厚的U形鋁合金外框,利用複合材質降低箱體共振。

與後牆合為一體

發現了嗎?將喇叭拉離後牆之後,竟然會衍生出這麼多問題,我們該如何解決呢?我想你應該猜到了,JMR這款超薄貼牆喇叭,就是最逼近理想的解決方案。

首先,因為它的箱體超薄,前障板兩側的邊角又做了圓弧處理,所以在貼牆擺位時,牆面可以視為喇叭前障板的延伸,大幅降低中高頻繞射對於直接音的干擾。

其次,因為逼近無限障板狀態,所以中低頻無從向後擴散,全頻段聲波能量都會被牆面反射向前擴散,理論上整體重播能量將會提升6dB,等於是藉由牆面之助,讓喇叭重播能量大幅提升。這就是為什麼EMP Grande每聲道只靠一只6吋低音單體,就能展現驚人龐大聲音能量的原因。

最後,因為整面後牆已經與喇叭障板合為一體,也就不存在後牆反射音所造成的相位延遲與能量增益、抵銷問題。不只如此,在這種狀況下,EMP Grande的最佳聆聽區域還得以大幅拓展,不再僅限於兩支喇叭中央的「皇帝位」,不論你在聆聽空間的左邊或右側,都可以聽到非常均衡的音場。

圖說:箱體兩側都有一個低音開口,兩者的調諧頻率不同。背板下方除了喇叭端子,還有一個接地端子。請注意底座夾層中的軟性阻尼層。

連單體背波都不浪費

寫到這裡,或許你會質疑,既然貼牆喇叭這麼好,那買家庭劇院用的嵌壁式或壁掛式喇叭不就好了?我必須要說,嵌壁式喇叭與薄型壁掛喇叭的確值得我們多加重視,不過安裝嵌壁式喇叭必須大興土木,薄型壁掛喇叭又少有Hi-End等級產品,聲音表現很難與EMP Grande相提並論。除此之外,EMP Grande還有一項類似喇叭沒有的特長,那就是箱體內獨特的低音反射式結構。

JMR喇叭的箱內結構一向特殊,大多數喇叭都採用了獨家非平行通道低音傳輸式結構(以往也稱為三角傳輸結構),不過根據設計者Jean-Claude Reynaud提供的資料,他在說明EMP Grande箱內結構時,使用了「reflex loading」這個字眼,顯示EMP Grande的箱內設計比較接近低音反射式與背負載號角的結合體,箱內區分為三個三角形的腔室,單體背波分別經由箱體兩側的開口釋放。這兩個開口的低頻調校頻率各不相同,可以充分利用有限箱內容積,釋放最大動態與最多的低頻量感。

簡單的說,EMP Grande不但利用貼牆設計,完全用盡單體向前發出的聲音能量,還進一步利用箱內特殊負載反射式結構,連單體背波能量都不浪費,將EMP Grande的電聲轉換效率提升到最高。這代表EMP Grande可以盡其可能的充分用擴大機輸出的每一瓦能量,也可以將單體的潛能發揮到最大。對於輸出功率通常不大的管機而言,EMP Grande簡直是號角喇叭之外的最佳搭配,難怪惠樺陶老闆一聽驚艷,對EMP Grande的表現滿意極了。

繼續介紹箱體設計。EMP Grande的箱內幾乎不設置吸音材料,避免箱内吸音阻造成音染與能量延遲釋放問題,僅在單體後方的背板施加類似瀝青材質的阻尼,藉此降低箱體共振。

EMP Grande的箱體由厚度19mm與25mm的MDF建構,前障板與側板再加上一層3mm厚的U形鋁合金板,利用複合材料結構降低箱體共振。EMP Grande的底座也是三明治結構,由MDF與軟質阻尼合成。雖然箱體看似單薄,但是單支喇叭就重達38公斤,可見箱體結構非常紮實,實際試聽的確感受不到箱體共振音染。

圖說:AST氣動式高音單體移植自自家Orfeo Grande落地喇叭,除了具備效率高、暫態快、失真低、相位一致等特性之外,高頻延伸也極為平順。

很講究的單體與分音器

EMP Grande使用的單體也是全新組合,它直接移植了Orfeo Grande使用的AST(Aero Striction Tweeter)氣動式高音單體,折疊振膜的基質採用了Silicone而非一般常見的Kapton,導電材料則使用了超輕量的航太級鋁箔,除了具備效率高、暫態快、失真低、相位一致等特性之外,高頻延伸也極為平順。

EMP Grande的6吋低音單體是JMR全新開發,首度採用3M Nextel陶瓷纖維布與紙盆複合振膜,具備超高強度與絕佳阻尼特性。懸邊採用了獨特的M形雙層結構,搭配直徑38mm的音圈與強力磁鐵引擎,可以進行長衝程活塞運動。

圖說:6吋低音單體是JMR全新開發,首度採用3M Nextel陶瓷纖維布與紙盆複合振膜,具備超高強度與絕佳阻尼特性,懸邊採用了獨特的M形雙層結構。

EMP Grande的分音器設計也十分講究,元件用料比照自家Voce Grande與Orfeo Grande頂級喇叭,除了採用銅箔繞製電感,還使用了Jantzen製造的Superior Z CAP電容,具備高耐壓與快速充放電特性。電阻也與Voce Grande與Orfeo Grande一樣,使用了波蘭Path Audio製造的精密繞線電阻,特別之處是電阻設有銅套屏蔽,所有銅套再連接到喇叭背板的接地端子。原廠建議接上地線,藉以消除電阻累積的靜電,對於提升音質純淨度會有幫助。

圖說:系列:Jubile;型號:EMP Nano。

值得一提的是,與EMP Grande同系列還有另一款體積較小的EMP Nano Jubile喇叭,原本我以為是EMP Grande的壁掛式版本,沒想到兩者的設計有許多差異,不但高音與低音單體不同,連箱內的低音負載結構也不一樣,低音開口只有一個。可見JMR每一款喇叭都是獨立的設計,絕不只是將箱體切掉一截就算了事。

後牆材質要注意

實際試聽在惠樺的金龍廳試聽室進行,使用的擴大機是我曾經評論過的OSA-88–1BV MK3搭配Fetron Phantom前級,前者每聲道使用兩支KT-88推挽,輸出功率50瓦,目前是本刊參考擴大機之一。訊源分別使用了Lyngdorf的CD-2 CD唱盤,以及法國3DLab的Nano Player Signature頂級版串流播放器。我在396期評論過Nano Player的Platinum中階版本,雖然機箱造型樸素,但是我非常喜愛它自然甜美的音質,這次也就用它作為主要訊源。

圖說:本文作者,評測現場直擊。

在試聽過程中,有三個疑問必須解答。一是EMP Grande所倚靠的牆面材質會不會影響聲音?二是它在12坪的金龍廳中能否發出足夠能量?三是貼牆擺位可以呈現音場深度嗎?

先說第一個疑問。因為EMP Grande必須倚靠後牆才能站立,所以牆面材質肯定會對重播造成影響。牆面以堅硬的水泥牆最佳,容易共振的木作牆面最不理想。金龍廳的後牆則是特殊案例,堅硬的水泥牆前方雖然設有吸音夾層,但是內中吸音材料填充的極為密實,幾乎等同實牆,對中低頻影響不大。不過如果是實心水泥牆,我推測低頻的速度可以更快一些。

重播能量輕鬆填滿整個空間

再說第二個疑問。貼牆擺位的EMP Grande在金龍廳中幾乎沒有存在感,但是它所發出的音樂能量,卻讓人無法忽視它的存在,不敢相信每聲道只靠一顆6吋單體,中低頻量感就可以輕鬆填滿整個金龍廳。

聽Lisa Batiashvili「Visions of Prokofiev」專輯第一軌「羅蜜歐與朱麗葉」芭蕾組曲的「A Dance of the Knights」,這軌低頻本來就錄得特別飽滿澎湃,沒想到EMP Grande的6吋單體不但沒有退縮,竟然還能讓低頻氣勢更強,中低頻下盤毫不空虛,輕鬆展現開闊而飽滿的氣勢,聽來完全是大型喇叭架勢。不要懷疑,這就是EMP Grande利用牆面增益,充分用盡喇叭所有重播能量之後的威力。

或許你不相信,讓我們再聽「John Williams in Vienna」專輯最後一軌「Raider’s March」,銅管齊奏對任何喇叭都是挑戰,沒想到EMP Grande竟然毫不勉強,就能輕鬆展現整片銅管齊奏的規模感與寬鬆感。這種重播能量充斥整個空間的能力,通常只有大型喇叭才能辦到,沒想到EMP Grande每聲道只靠一只6吋單體就辦到了。

我要特別強調,EMP Grande的大氣勢與充沛能量並不是硬擠出來的,聽起來並不會有緊繃生硬的失真跡象。如果真要挑剔的話,與大型喇叭相較,EMP Grande的聲底較為輕鬆舒緩,激昂樂段比較沒有劍拔弩張的緊湊氛圍。

值得一提的是,雖然EMP Grande在音量過大時,播放複雜樂段的穩定感比不上大型喇叭。不過它卻有另一個大型喇叭不容易具備的特點,那就是在中等音量下,它就可以展現充足而均衡的中低頻量感,而且能展開完整的音樂動態。對於住在都市、擔心吵到鄰居的音響迷而言,EMP Grande這項特點才是更實用的一大利多。

有如置身音樂廳的音場表現

接下來解答第三個疑問,喇叭貼牆擺位可以展現音場深度嗎?這個問題可以分為兩個層面說明。一方面,喇叭重播在空間中的反射,的確會影響聲波擴散與聽感,將喇叭拉離牆面,的確可以利用後牆反射音的時間差,突顯音場的深度層次。這是實際聆聽可以驗證,也是貼牆喇叭所欠缺的。

另一方面,錄音中的音場訊息,其實早在錄音時的麥克風擺位,以及後製時的錄音師炮製就已確立,這種音場訊息不需要利用後牆反射音予以突顯,就算喇叭貼牆擺位,只要音響系統與喇叭可以忠實還原錄音訊息,就能重現錄音中包括深度層次的音場狀態。

EMP Grande的實際音場表現到底如何?它所呈現的音場並非沒有深度,播放合唱樂曲,合唱團前後排的聲部層次依然可以明確展開,只是深度層次的確不如喇叭遠離後牆擺位那般明顯。雖然如此,但是EMP Grande所呈現的音場,其實更接近我們在音樂廳聆聽現場演奏時的感受,音樂不只在前方舞台上流動,還能自然瀰漫在整個空間中,營造出一種非常親暱的包圍感。聽弦樂四重奏時,音像輪廓雖然不是像用刀切割一樣清晰分明,但是四把提琴的形體與定位依然清晰可辨。

圖說:參考軟體。

這張「Sacred Music from Notre-Dame Cathedral」推出於2005年,收錄了Leonin與Perotin兩位中世紀巴黎聖母院樂派作曲家的聖詠合唱作品,這些創作於800多年前的音樂,早在當時就已經在興建中的聖母院中演唱。用EMP Grande播放,可以充分重現聖母院悠揚的堂音,以及開闊高聳的空間氛圍,人聲合唱更是純淨細膩無比。

聽音響迷熟悉的「Cantate Domino黑教堂」,EMP Grande比一般喇叭更擅長展現豐富自然的堂音延伸,也能夠建構更開闊高聳的空間氛圍。重播管風琴,只需要開到適中音量,就能展現充沛飽滿又下潛的低頻能量。人聲合唱到氣勢高昂時,也能輕鬆展現充足的中頻能量與明晰的層次感。可以確定的是,重播在大教堂或音樂廳現場演奏的錄音時,EMP Grande比一般喇叭更擅長重建真實的空間感與氛圍感,難怪常聽音樂會的陶老闆會如此喜愛這款喇叭。

音質音色令人驚艷

最後我要特別強調EMP Grande的音質表現,它的鋼琴觸鍵極度晶瑩透明,就算是演奏到最柔音,也能清晰呈現觸鍵質感。它的小提琴線條極度凝聚,而且音質滑順,有著自然的厚度,聽起來不會細瘦緊繃。重點是音質極純、密度極高、而且有著一種罕見的穩定感。這種特質就像是用頂級鏡頭拍攝的影像,不但色彩極純、反差分明,而且有著非常緻密的質感。

EMP Grande的價格並不特別昂貴,但是音質表現卻是頂尖水準,除了高音與低音單體特性優異之外,我認為還有兩項設計也有影響:一是35公分寬的障板,換算波長等於1,000Hz以上人耳最敏感的頻域,都是都是透過材質一致的障板朝前反射,確保了音質穩定一致。二是寬障板加上後牆的障板延伸,大幅消除了中高頻繞射所造成的不平整頻響,連帶提升了音質表現。

全新的聆樂體驗

醞釀了三十年之後,第三代EMP Grande終於進化到成熟狀態,也該是我們正視這款獨特產品真正價值的時候了。前面雖然探討了許多理論技術,但是其實可以完全跳過。你只需要知道,這款喇叭完全不佔空間、非常容易擺位、重播能量與動態超乎想像,只要適中音量就能達到三頻均衡、擅長重建開闊音樂廳氛圍,而且具備頂級音質音色表現。EMP Grande的要求極低,只要你家有一面適合的牆,就可以把它迎娶回家。相信我,無比壯闊的音樂風景,即將在你眼前展開。

焦點:

1、專為貼牆擺位而設計,箱體既寬又扁,只能靠牆站立。
2、箱內設有獨特低音負載反射式結構,箱體兩側開口低頻調校頻率不同。
3、AST氣動高音單體搭配全新開發的Nextel陶瓷纖維布與紙盆複合振膜。
4、將後牆當作箱體障板的延伸,利用牆面增益,展現驚人龐大重播能量。
5、音質音色緻密穩定,是絕頂最高水準表現。

建議:

1、倚靠的牆面越堅固越好,避免倚靠在空心木作牆面使用。
2、惠樺管機搭配JMR喇叭已是好聲保證,50瓦管機即可充分驅動EMP Grande。(全文:《音響論壇》406期)

--

--

服務對工藝有堅持、對音樂有熱忱的您 ➜ www.oriolesoundaudio.com 惠樺音響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