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紀實:傾聽音響性中的音樂性 陶忠豪主編講座

圖說:本篇為惠樺音響 @ 君悅飯店11/05(五)場次的講座紀實。

什麼是音響性?什麼又叫做音樂性?到底錄音鑑聽設備與家用音響的分際是什麼?到底Hi-End音響應該追求最低失真音染、還是要取悅人的耳朵?到底Hi-End音響是要垃圾進垃圾出?還是召喚不完美錄音中的靈光風采?請來惠樺音響,聆聽音響性中的音樂性。

...

為什麼要在音響展中播放「不完美錄音」?《音響論壇》陶忠豪主編(以下簡稱講者)在展期間選定惠樺音響(Oriole Sound Audio)進行講座,本次講題:「傾聽音響性中的音樂性」,講者想傳達的意旨,簡單說就是不播發燒片,即使錄音普通、好的音響能忠實傳達、讓人識別出樂曲裡令人感動的元素,進而拉近與音樂的距離。

其中有試音時覺得效果不佳,但講者說「我就是要播」,他也開玩笑,希望在座不會因為錄音普通、不發燒就離開,而是能留下來超越音響性、深入音樂性,一起體會器材的魔力。

圖說:前級:OSA-FETRON-PHANTOM;後級:OSA-88P-GENERAL;喇叭:JMR ORFEO JUBILE。圖說:講座實況影片請到臉書收看直播存檔:https://fb.watch/jQ1nt_E-cV/ 以下為文字紀錄:

惠樺的管機讓我融入到音樂裡

以樂曲來說,樂器是創造,音響則是用來重現,評論員的工作就是每天都在聽新的器材,講者說科技不斷進步,加上電腦輔助,只要參數設定好,都會得到大致正確的聲音,也就是,要做出音響性好的音響並不是太難,至少不會扭曲到,將蔡琴變蔡依林、海飛茲讓人聽成慕特。

線路正確、好的測試數據都是基本功,廠商也都朝失真最低、解析最高、細節最豐富來宣稱,以他服務的《音響論壇》評鑑器材指標,音響二十要,大部份的器材在音響性表現都很有水準,都可以播出很優美的聲音,「但有些讓我覺得跟音樂是有距離的」,沒有辦法那麼的投入、那麼的感動。

「惠樺的管機讓我立刻可以融入到音樂裡」本次將藉由惠樺的管機,談音響性中的音樂性。

音響設計者的調音 VOICING

本次在展場的講座,講者不特別挑選錄音,他說,評論時會挑選、尋找好的錄音,但這是屬於測試的動作,但當個人聆聽音樂時,普通的錄音也聽。現代音響好到一個地步,音響性都夠好了,音樂性是不是能自然浮現、「讓我聽到不一樣的東西」,就他個人來說,他想找到的是這樣的器材。

VOICING造成家用音響跟鑑聽器材的不同,音響設計者使用的元件搭配、材料和結構,是測試儀器無法表現的部份,這些在數據上看不出差異,但會影響聽感。無論設計者有意無意,設計者對元件的理解、對什麼是正確聲音的判斷、以及音樂品味,都會表現在VOICING上。

圖說:惠樺的管機,讓我融入到音樂裡。延伸閱讀:惠樺音響 | Oriole Sound Audio @ TAA Hi-End音響大展實況

調音可以擴大音響的包容性,談到惠樺管機,講者特別指出了「古典元件」的運用。科技進步,現代元件理當比古典元件更好才對,其實不然,惠樺使用的都是特性好的古典元件,更重視耐用性。

惠樺管機的製作者陶怡緯花了很大的功夫在VOICING上,足以凸顯Hi-End音響的價值。

「我常怕讀者覺得我在胡說八道、天方夜譚。」但器材的魔力的確無法以測試器材表現,舉例來說,關於無法用常理、數據論斷的調音,就是各家音響廠牌設計者的門道。

大動態與微動態:最細微的音響

首先播放阿根廷舞蹈組曲的少女之舞,講者用了「油膩感」形容郎朗的演奏,這不是負面的意思,郎朗在西方國家非常受歡迎、票房也都秒殺,此曲表現盡其所能的浪漫,將一般2分多鐘彈到4分多,又做了非常多的表情,音色很好,但可能就是太刻意。

在阿格麗希的手上,則是天蒼蒼、野茫茫的詮釋,也是聆聽阿根廷人彈阿根廷舞蹈組曲很對味的選擇。至此,講者提到了:

「大動態」和「微動態」,前者是最大聲跟最小聲的差異,所謂的「大」,並不是持續大聲,而是最大、最小聲的對比;後者是小聲和最小聲的差異。

微動態展現感情的力量,「只有最細微的音響系統才有辦法做到」,一般人聆聽音響更需要重視「微動態」彈性速度,尤其居家環境很難長時間大聲聆聽,更突顯展現微動態的重要。

好的器材:從音響性深入到音樂性

接著播放李希特的錄音,講者說李希特有很多傳奇的故事,網路上也有人會冠以「李神」、「神版」,1959年的拉赫曼尼諾夫第二號鋼琴協奏曲就是其中之一。至此,講者談到了「明亮」,他說評論時會避談明亮,因為怕讀者從文字中產生負面聯想,所以很少用這樣的辭彙,但明亮是很重要的特質。

圖說:1959年的錄音。

講者回想多年前第一次聽到惠樺的管機,「高音怎麼這麼亮、這麼透明,不是一般尋常的管機」,表現李希特穿透力十足的彈奏,雖然版本錄音效果不佳,霧的,不是那麼完美的錄音,但聽到內在令人感動的一些東西,演奏家投入在裡面的情感。

輝煌的觸鍵、穿透力的高音,逐漸到鋼琴的地位提升,接著跳出來,能量感十足,在這首示範曲上,高音必需要夠亮才有開放的感覺,這首曲子宛如小船在湧浪中前進,最後鋼琴的地位提升、角色突出,在別的音響不一定做到。

圖說:站著也要聽,主編魅力無法擋。

即使錄音不佳,好的音響包容性很廣,更可以幫助聆聽者參透音樂性,拉近與音樂的距離。

古典音樂與流行音樂:怪奇比莉的Bad Guy

音響性影響到我們對音樂的感受,在播放這首擁有強勁低頻的曲子,講者解釋,這是因為錄音的電平提高、演奏聽來比較大聲、所以聽起來好像比較厲害,但動態是有壓縮的。

古典音樂的錄音,會是低電平、大動態,希望聽到最大的強弱、最豐富的對比及變化;流行音樂則不是,搖滾樂又是另一回事,從錄音的角度來看,某些類型的音樂必需做一些處理,才有強勁的低頻。

圖說:Bad Guy。

播放流行音樂Bad Guy,聽起來很過癮,其實是重度動態壓縮,才有濃厚、強勁的低頻,至此,用惠樺管機來推,完全不敢相信這是一部50瓦的管機,驅動力非常強。講者分享前幾天試聽室來了一對標示86dB,Graham的旗艦喇叭,很難推,懸邊很厚,非常難處理,剛好試聽室有惠樺的器材,只是試接一部惠樺的綜擴,表現毫不虛軟。

講者說只要電源供應夠充份,管機的50瓦通常會比晶體的50瓦更有力,最後因應時事,播放了24歲新星劉曉禹的蕭邦練習曲,以及一位從來沒得過冠軍、默默無名的烏克蘭鋼琴家,2001年范克萊本鋼琴大賽上的現場錄音。

圖說:主編選曲。

本次示範選曲如下:

阿根廷舞蹈組曲Danzas Argentinas, Op.2 №2:郎朗 v.s. 阿格麗希
李神的1959年的拉赫曼尼諾夫第二號鋼琴協奏曲:李希特
怪奇比利的Bad Guy
蕭邦鋼琴大賽:Who is Bruce Liu?劉曉禹的蕭邦

圖說:用音響播出音樂細節的重要性,重新思考音響的本質

總結

惠樺主事者陶怡緯說,展場經常是失焦的,尤其多數業者在音響展會以「瞬間的聲音」吸引人進展間,構成對器材初步的認知,但回到家,人並沒有辦法一直保持大音量在聽。如果只是要一時的震憾,並非Hi-End音響存在的目的。本次邀請陶忠豪主編講座,也希望多一點人能理解,用音響播出音樂細節的重要性,重新思考音響的本質,對選擇音響也會有幫助。

最新活動,歡迎報名:

報名請點連結: 2023/4/29(六):用管機聽真正的大動態音樂

圖說:前級:S310;後級:OSA-88P-QUEEN。

--

--

Oriole Sound Audio

Oriole Sound Audio(OSA)是惠樺企業旗下音響品牌,致力於古典的材料與工法,銲建最具價值的聲音建築。Since 1958 。linktr.ee/orioleaud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