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誌】感謝能夠擁有這些貫穿古今的美好器物

最近2、3月大概只做一件事情,就是將這最後的十來台Phantom前級的搭棚電路板製作完成,若是再加上Rose前級的製作,足足橫跨近半年,大概也就是中國武漢肺炎從開始至今的防疫過程,沒戴過口罩,因為幾乎根本沒出門。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2個多月來的成果,只有這裡。

一直很想親眼看看實體FETRON的內部結構,上週找來一顆配對數值落單的TR1018,終於狠下心來用鋸子伺候(先拜一下),雖然過去也看過許多內部的圖片,但親眼拿10~30倍的放大鏡看,仍然感到十分震驚,畢竟是近60年前的產物,如果不用放大鏡,明明近在眼前的純金線竟然細到完全看不到,更別說要將其精準的打在更為細小的JFET上了。

至於圖中的軍規精密線繞電阻(其實現代許多功率線繞電阻都被當作精密線繞電阻銷售取代,真正的軍規精密線繞電阻早就已經停產消失了)。

1970年代其實就已經有很好的鍍膜技術來製造電阻,那麼為何美國軍方還要用如此困難又緩慢的製造方式來生產如此少量的電阻?只好再次強調,美軍會超級強大不是沒有原因,不投機、不取巧、並且按部就班,應該就是原因之一。

上期日誌回顧:安入眠系列三部曲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最後的幕後英雄:GE 軍規無極性~鉭「箔」電容。這也是停產近40年了。

好奇心之下,後來OSA將這類電阻用在音響器材跟所有的鍍膜電阻交相比較之下,就是感謝天、感謝地,感謝能夠擁有這些貫穿古今的美好器物。(2020/06/19)

服務對工藝有堅持、對音樂有熱忱的您 ➜ www.oriolesoundaudio.com 惠樺音響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